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天外

清风天外招来易,热恼心中挥出难。十万八千尘漫漫,转身即到藐姑山。

 
 
 

日志

 
 

[原创]闰哥  

2010-06-17 11:39:30|  分类: 教师下水作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有个同房的哥哥,大我二十多岁,小名闰伢,我叫他闰哥。闰哥不是没有大号,有的,响亮得很,但直到我进县城读师范,他都四十多岁了,那大号还没有叫开去,老的少的张口闭口都叫他闰伢,更有甚者,有人还要在闰字后加上两个字: 大苕。                                                                                  

有人有感于一些愣头愣脑的小子说话没大没小,没上没下,颇为闰哥不平,说闰哥不苕。理由是这么大的塆子,他喊人从不出错,很懂礼貌。我们塆近两百户人家,是同一祖先的血脉,几百年聚族而居,辈份变得十分复杂。同辈而年龄相差几十百把岁的有之,同龄而辈份相隔好几代的也有之。《红楼梦》中说“摇篮里的爷爷,拄拐的孙孙”,不是稀罕事,我们塆多的是。一个人是孙辈、子辈,还是父辈、祖辈,抑或曾祖、高祖辈,单从年龄上看是看不出来的,但谁是哥,谁是叔,谁当喊爷爷,谁当称太公,闰哥分得清。更难为他的是称呼那些妇女。妇女们不仅辈分复杂,而且姓氏繁多,什么张家嫂、王家妈,刘家婆婆、李家太,闰哥喊不错。

我们小时候,有一阵子不知刮起了一股什么风,大家都喜欢拿别人父亲的小名逗乐。谁父亲的小名被人唐突了,他自然会很不舒服,想报复又不知别人父亲的小名,于是跑去问闰哥:

“狗伢他爹叫什么伢呀。”

见人求教,闰哥很高兴,生怕人家说他不知道,立马告诉:

“丑伢,丑货!”

于是我们哄笑着,嬉闹着,当着狗伢的面“丑伢”“丑货”一通乱叫,直叫得狗伢面红耳赤操起一根粗棒子追赶着胆敢冒犯其父名讳的人下死手打为止。不久每个小伙伴父亲的小名便被编成了歌谣,在学校、塆村、大路上和田野中传唱。有个小伙伴的父亲没依字辈取名,大号振邦,小名就在邦字后缀一个“伢”字,如此豪气冲天的名字也被伙伴们唐突得一塌糊涂:

土地庙,

摘红桃。

摘一斗,

找两瓢。

振邦伢,

有点苕。

这都是闰哥的功劳,也是他证明自己不苕的证据。

一九七八年我到县城读师范。

有一次回来,我坐在窗下看书,见天色已晚,便拉亮了电灯。正看得入神,忽然一股热乎乎的气息直冲后颈窝,我吓得寒毛一竖,回头一看,是闰哥。我怪他不声不响,装神作鬼,他腰一弯,脚一跺,一手握拳砸在另一手的掌心里。在同一时间完成这三个动作后,他扬起头来哈哈一笑。笑声很大,却终止得出奇的快,似一篇文章刚开了个颇为雄奇的头便戛然而止,过了一会,他问:

“你家电灯是多少瓦的?”

我说:“二十五瓦。”

“我家电灯是十五瓦的。”过了一会,他告诉我:“十五瓦的没有二十五瓦的亮。”

我说:“那是自然。”

“三十五瓦的比二十五瓦的还要亮一些!”他自信满满,说得斩钉截铁,眼睛亮晶晶的望着我。

我笑了。说:“你真聪明!”

见我笑了,他更来了精神,说:“四十五瓦的更亮些!”

奇怪,爱迪生当年发明电灯据说错了成千上万次,人们都说他聪明绝顶,而闰哥关于电灯的宏论应该说句句都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呀,怎么就句句都冒着傻气呢?

闰哥是不是想借此掩盖自己的愚蠢,一洗傻子、苕货的名声我不知道,但他有炫耀、卖弄的意图却是毋庸置疑的。

现在回想起闰哥当年的滑稽样子,我想:

一个人是聪明还是愚蠢是不能用他犯过多少错误来说明的。这个世界上有从不犯错误的傻瓜,也有犯过很多错误的智者。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