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天外

清风天外招来易,热恼心中挥出难。十万八千尘漫漫,转身即到藐姑山。

 
 
 

日志

 
 

【原创】“痴人说梦”与“智者点睛”  

2011-02-15 16:46:48|  分类: 杂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晚年年办,说好说歹的人总是有的,但每年总有十几亿人观看却是事实;赵本山春晚年年上,说好说歹的人也总会有的,但年年被评为小品王却是事实。虽然不能说看的人多就好,也不能说得票率高就妙,因为真理有时就硬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这恐怕也能引用很多事实来证明。但如今批评春晚批评赵本山的人就掌握着真理么?我看不一定。

京城有位美学家接连几年对春晚失望后,今年就干脆不看了。在常人看来,作为美学专家放着呈现大量美学现象的春晚不看,似有些可惜,但那毕竟是个人的权利,谁也不能说三道四。至于美学家的一通煌煌大论,似有可议。美学家说:

“在2009-2011三届春晚中,赵本山表演的三个小品《不差钱》、《捐助》和《同桌的你》,除了贴标签、加口号‘歌颂农民美德’外,其中哪一个小品不是连篇累牍地在用‘农民’的衣食男女‘取笑’?2010年《捐助》的‘笑点’是‘两个光棍争一个寡妇’,2011《同桌的你》的‘笑点’又是‘两个男人为一个女人吃醋’,赵本山们的趣味专注于此,想象力局限于此,中国农民就应该这样‘被正确取悦’?”

其一,赵本山来自农村,他最熟悉的是农民,他血管里淌着的是农民的血,他老演农民是他的明智。城里人虽光鲜,可惜他演起来总不如演农民得心应手。当然我们的美学家批评的可能还不是赵本山演农民,而是批评他“用‘农民’的衣食男女‘取笑’”。为什么“农民”的“衣食男女”就不能“取笑”?难道是此事只配知识分子谈?知识分子谈才高雅?农民谈就俗?或许我们的美学家也不是这个意思,他也不认为知识分子的“衣食男女”就可以谈。干脆说吧,就是不应谈“衣食男女”。“食色,性也。”我们两千多年前的孟老夫子都不讳言食色,我们如今的美学家怎么就那么耻闻此事呢?

其二,赵本山演农民,就是“取悦”农民么?鲁迅写阿Q,阿Q是农民,那他就是在批评农民?他写华老栓,华老栓是市民,那他就是取笑市民?他还写了孔乙己,孔乙己是知识分子,那他就是在消费知识分子?

其三,真的“2010年《捐助》的‘笑点’是‘两个光棍争一个寡妇’,2011《同桌的你》的‘笑点’又是‘两个男人为一个女人吃醋’”么?我们不能说这两个小品有多么伟大的现实意义和多么深远的历史意义以及多么深刻的教育意义,但做如此这般解读,不是看问题太过简单,便是有些意气用事。假如谁说《红楼梦》的看点就是一个男性少年与几个女性少年的情感纠葛;假如谁说《水浒传》的看点就是一群男人及几个女人在那里比武斗狠,厮厮杀杀;假如谁说《三国演义》的看点就是一帮人在那里勾心斗角,争权夺利:我们的文学家们一定会说他是“痴人说梦”。

我们的美学家对赵本山小品的评论是什么呢?按理只能说是“智者点睛”。可是这“智者点睛”与“痴人说梦”究竟有多大区别呢?区别还是有的,“痴人说梦”除了招人白眼外,可能还会换来的一声冷笑,而“智者点睛”除了让人将赵本山小品庸俗化外,很可能还能换来一壶酒钱。

不知哪位大美学家说过,理论是灰色的,生活之树长青。我们有些理论家常常用一套盘亘在肚子中的理论来鲜血淋漓地宰割生活,读后常常让人产生一种“我眼本明,因师故瞎”的感觉。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