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天外

清风天外招来易,热恼心中挥出难。十万八千尘漫漫,转身即到藐姑山。

 
 
 

日志

 
 

【原创】田父诗话(四)  

2015-01-24 19:37:11|  分类: 诗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田父诗话(四)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少年时看《红灯记》,以为原创者是鸠山。1974年“评法批儒”,供销社到了批新书,其中有《曹操、诸葛亮著作选读》。仰慕两位大名已久,看到他们的著作,便不惜重金(好像是三毛五分,有的年份,一个壮劳力累死累活一天就挣这么多),买回翻阅。这才知道鸠山不过是拾人牙慧,原创者另有其人,是曹操。我1965年发蒙,1973年初中毕业后便回家务农。虽然也读了七八年书,但时间全在文化大革命中,凭那点墨水读文言文,也就囫囵吞枣吧。说实话,我也没感到那首《短歌行》怎么好,大概是凭着骨子里就有的那种对古典近乎盲目的喜欢吧,几天下来,竟硬生生地把它背熟了。背是背了,懂却不懂。接下来的两句是: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我百思不得其解。这是什么意思呢?
      是说没有太阳的时候,露水特别多吗?这与上文不连贯呀!
      是说过去的时间像露水那么多吗?似乎也不贴切。
      随着年龄增大,疑惑也一件件增多,所谓债多不愁,虱多不痒,再也没有少年时那种急切求解的焦灼感了。这个疑惑当时没能破解,此后到县师范读书,也没能破解。再后来到大学进修学习,那疑仍是疑,惑仍是惑。十多年前,《短歌行》成为高一语文教材,我一直教高三,没正式上过这篇课文。复习的时候,因为是背诵篇目,不过让学生背背而已,也没认真琢磨。近几年,怕老年痴呆,为锻炼记忆力,让学生背的时候,自己也背背。这天早自习,我又重背三十多年前背诵过的《短歌行》,忽然一个念头如电光火石般在脑海一闪,几十年的疑惑豁然而解!
      “去日苦多”的主语并不是“朝露”,它与上文“譬如朝露”构成的是转折关系!意为:人生“譬如朝露”,而“去日”却“苦多”。
        译成白话就是:
      “人生原本就像早晨的露水般短暂,转瞬即逝,而已经失去的日子又苦于太多。(当然所剩的时间就更见其少了。)”
       这不难理解呀,我咋那么笨呢?
       只我那么笨么?
       啊啊,对不起,学生们!老师为了证明他自己不笨,竟拿你们做了次实验。
       我教两个班,我拿这个问题到两个班去问。好多学生的回答与我当年的看法大同小异,就没听到那个学生作出正确回答。我没有资格批评他们,也没有资格批评他们的前任老师,说句不中听的话,我有些释然!接下来我便把我解读的过程毫无保留地说了一遍。孩子们啊,老师并不比你们聪明。
        三国时有个大学问家姓董,名遇,字季直。他善治《老子》,曾为《老子》作注,同时他还精通《左传》。有人慕名跟他学习,他不肯教,而让人家“先读书百遍”,说:
       “书读书百遍,其义自见。”
       跟他学习的人说:“您的话虽然有理,但苦于没那么多时间。”
       董先生说:“当用‘三余’。”
       “哪‘三余’?”
       先生说:
       “冬者岁之余,夜者日之余,阴雨者时之余也。”
       听起来是很励志的话,但多少学生愿意跟从这样的先生学习?听了先生的高论,绝大多数学生都打道回府了。
       一遍没懂,再读一遍,懂了。两遍没懂,再读第三遍,懂了。今天没懂,明天懂了。今年没懂,明年懂了。大凡读过书的人,都会有这种体会。至于两句话花三十大几年的时间才读懂的人,为数可能不会太多,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会只我一个。
       “书读百遍,其义自见。”见解诚然不错,只是费时。教书手段多多,读,只不过其中一种,董先生拘于一隅,未免太过偏执。
       所谓真理,违之即乖,执之则妄,信夫!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