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天外

清风天外招来易,热恼心中挥出难。十万八千尘漫漫,转身即到藐姑山。

 
 
 

日志

 
 

【原创】田父诗话(九)  

2015-02-05 13:28:53|  分类: 诗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田彼南山,芜秽不治。种一顷豆,落而为萁。人生行乐耳,须富贵何时!”
       杨恽《拊缶歌》表面上是说不善打理农事,致辛苦一年,白折种子,一无所获;实际上是说自己兢兢业业勤劳王室,却遭人陷害,致前功尽弃,下狱,丢官,失爵。沈德潜先生评论说:
       “以力田之无年,比仕宦之失志。未尝斥朝廷也,然竟缘此得祸。哀哉!”
       观全诗六句,是没有一句语涉朝廷,但这其中的满腹牢骚,冲天怨气是显而易见的。宣帝毕竟是中兴之主,不是毫无惜才之心。当初杨恽与戴长乐互掐的时候,人家罗列他的罪状,若真的深文巧诋,条条都是死罪。要是当年谁胆敢那样亵渎“伟光正”或毛太祖,恐怕多少颗脑袋都搬家了。然而宣帝并没有治他死罪,不过贬他为庶人而已。后来天现日食,驺马猥佐成上书说杨恽“骄奢不悔过”,“日食之咎”是由他所致。事下廷尉,查抄到《报孙宗会书》,宣帝“见而恶之”,这才起杀心。看看他是怎么得瑟的吧。
       “岁时伏腊,烹羊炰羔,斗酒自劳。家本秦也,能为秦声。妇赵女也,雅善鼓瑟。奴婢歌者数人,酒后耳热,仰天抚缶而呼乌乌。其诗曰:‘田彼南山,芜秽不治。种一顷豆,落而为萁。人生行乐耳,须富贵何时!’是日也,奋袖低昂,顿足起舞;诚滛荒无度,不知其不可也。”
       一个待罪大臣如此恣行无忌,置皇家威严何地?宣帝不逞专杀之威,如何掌控天下?
       那是一个人治的社会,人治的社会容不得个性张扬。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