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天外

清风天外招来易,热恼心中挥出难。十万八千尘漫漫,转身即到藐姑山。

 
 
 

日志

 
 

【原创】田父诗话十九  

2015-07-01 09:43:45|  分类: 诗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岛写“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据说很费一番思索。是“推”好,还是“敲”好?若是写实,其实不必枉费那么多脑筋,是推就用“推”,是敲就用“敲”。既然在“推”“敲”之间还须这般再三斟酌,那么就可推知这“僧敲月下门”并非实有之事。诗人不过借此表现心中那种幽深宁静的趣味。
       齐己《早梅》中有句曰“前村深雪里,昨夜一枝开”,据说“一”原为“数”,郑谷看过,改“数”为“一”,齐己称之为一字师。齐己恐怕也不是写实,若是写实,是数枝开就用“数”,用“几”也使得,断不能改为“一”。之所以说“一”好,是因为齐己在这里并不是写实,“一”更能突出梅开之“早”,更能表现其得春先机之神韵。
       司空曙《江村即事》云:
       钓罢归来不系船,江村月落正堪眠。纵然一夜风吹去,只在芦花浅水边。
       为什么“不系船”?没什么要紧的。船漂不远,它漂不进长江,漂不到大海,更漂不出地球,再远也就是“芦花浅水边”。就是漂出了地球,不还在宇宙之间吗?打什么紧呢?这是从空间的角度看,再从时间的角度看。漂走了,也不是就漂走了。只要船还在,返回的机会有的是。俞敏洪参加过三次高考。第一年作为应届生应考,结果名落孙山;第二年复读,依然未能如愿;第三年提笔再战,终于被北大录取。曾国藩考秀才,一年没考中,两年没考中,三年仍然没考中。多大的事呢?第九年不是考中了吗?中了秀才的第二年,他就中了举人;又四年,他竟高中进士。最后成为有清一代著名的军事家、战略家,朝中柱石。
            考场是如此,商场、战场以及情场恐怕也是这样。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但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纵然一夜风吹去,只在芦花浅水边”,真的没啥,一是跑不远,二是可找回来!
       此诗题曰“江村即事”,司空先生真的写的是他在江村所见吗?我看不一定。看那只"不系”之“船”多像庄生笔下的“不系之舟”:
       巧者劳而智者忧,无能者无所求,饱食而遨游,泛若不系之舟。
       司空先生不过是用诗的形式,虚构一个渔翁的故事,对庄生的名言,另作一番精彩的演绎而已。
       中国艺术重在表意,诗歌也不能外。
       写诗,不能拘泥于见闻;读诗,不能拘泥于文字。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