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天外

清风天外招来易,热恼心中挥出难。十万八千尘漫漫,转身即到藐姑山。

 
 
 

日志

 
 

【原创】田父诗话二十  

2015-07-06 18:00:46|  分类: 诗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薛宣做临淮太守,政通人和,教化大行。时陈留有“大贼废乱”,他作为救火队长,被成帝调去陈留任太守。从临淮到陈留途经彭城。彭城县令,不是别人,正是他宝贝儿子薛惠。看到彭城桥梁邮亭破破烂烂,他便知道儿子缺乏吏干。在彭城几天,他巡视官舍,察看园蔬,只字不提当官理政之事。薛惠知道治理彭城不合父亲心意,就派遣掾属送父亲到陈留,趁便询问老人家为什么不教导儿子为官之道。薛宣笑着说:“吏道以法令为师,可问而知。及能与不能,自有资材,何可学也?”
       传播开去,大家都认为这话真乃通达之言。
       “能与不能,自有资材”,岂止做官如此,各行各业都是这样。
       昆曲大师俞振飞三岁丧母,父亲昆曲名家俞粟庐先生已是年近花甲的老人。粟庐先生不忘妻子“善为护持,加意照管”的遗愿,肩负起既当父亲又当母亲的双重责任。白天还好过,一到晚上儿子吵嚷着要母亲,又哭又闹,弄得他手足无措。情急之中,他一面轻拍孩子,一面哼唱昆剧《三醉》中的〔红绣鞋〕:
    趁江乡落霞孤鹜,弄潇湘云影苍梧……
    奇迹发生了:儿子停止了哭泣。
        一听昆曲小人儿烦躁的情绪便顿时安定下来,除却俞振飞,偌大中国,还有何人?这就是天赋!
       自此,粟庐先生天天哼,夜夜唱,连续三年,将这支曲子唱了不下千遍。
        一天,他在堂屋教曲,教的就是那支〔红绣鞋〕。两位前来学唱的曲友唱了十多遍,就是唱不准。此时,正在庭院里玩耍的的俞振飞闯进堂屋对父亲说:“他们都唱得不对,我来唱!”老爷子开始不信,以为他说大话。但一曲既终,居然唱得有板有眼,字正腔圆,丝毫不差。后来俞振飞成为昆曲界一代宗师。不说他韵味醇厚的道白,不说他丝丝入扣的唱功,也不说他出神入化,惟妙惟肖的动作,就去欣赏欣赏他写实而不瘟夸张而不火变化多端的笑吧,也足以让人兴观止之叹!大师的艺术造诣无人能出其右,若无天赋,不管如何刻苦,恐怕也达不到那样的高度。
       博友梓煜是网上当红诗人,她说:“唉,其实有很多时候写诗是教不出来的,看个人的悟性,看他的神经有没有搭在诗歌上。就像有的人能研究原子弹,让他写几笔,他可能比小学生好不到哪去。”她没举例,不是怕得罪人,所见多了,不须举例。
       不过话说回来,荆山之石,不经打磨便成不了和氏之璧,一个人即便真有天赋,不刻苦学习也难有成就。
       俞大师虽天赋过人,他可是在襁褓之中就开始学习呀!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能说他没有文学天赋?他有一首题为“你若懂我该有多好”的诗:
每个人都有一道伤口,

或深或浅,盖上布,以为不存在。

我把最殷红的鲜血涂在那里。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每个人都有一场爱恋,

用心、用情、用力,感动也感伤。

我把最炙热的心情藏在那里。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每个人都有一行眼泪,

喝下的冰冷的水,酝酿成的热泪。

我把最心酸的委屈汇在那里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每个人都有一段告白,

忐忑、不安,却饱含真心和勇气。

我把最抒情的语言用在那里。

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你永远也看不见我最爱你的时候,

因为我只有在看不见你的时候,才最爱你。

同样,你永远也看不见我最寂寞的时候,

因为我只有在你看不见我的时候,我才最寂寞。

 

也许,我太会隐藏自己的悲伤。

也许,我太会安慰自己的伤痕。

从阴雨走到艳阳,我路过泥泞、路过风。

一路走来,你若懂我,该有多好。

   写得出这样动人心弦的诗篇,能说他没有写诗的天赋?然而实在不敢恭维他那首引起广泛争议的打油诗《致重庆文友》:
唱红打黑声势隆,举国翘首望重庆。
白蛛吐丝真网虫,黑马窜稀假愤青。
为文蔑视左右党,当官珍惜前后名。
中流砥柱君子格,丹崖如火照嘉陵。
       且不看内容,单看艺术吧。这是“打油”吗?分明就是“打水”嘛!为什么一个天赋满满的人竟然写出这般青涩稚嫩的东西来呢?他于此道(旧体诗)压根就没入门,更谈不上如何如何刻苦学习。
    一个天赋满满的人不学习也是不行的,更何况一个天赋平平的人呢。 
    “能与不能,自有资材,何可学也?”薛宣这话说旷达似乎还可,称通达恐未免自欺欺人。
       真正的通达之言是“尽人事以听天命” 。
       未“尽人事”而一“听天命”,说好听点是安贫乐道,安分守己;说难听点就是随波逐流,自甘堕落!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