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天外

清风天外招来易,热恼心中挥出难。十万八千尘漫漫,转身即到藐姑山。

 
 
 

日志

 
 

【原创】田父诗话四十六  

2017-06-05 07:50:48|  分类: 诗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日,天低云暗,暴雨将来,狂风大作。一群孩子蹦跳村头,击掌高歌:“ 风来了,雨来了,驼子背个鼓来了!”
     驼背之林公恰巧路过,他满脸通红,高声怒骂:“日婆婆的!”似不解气,又来一句:“嚼你娘的蛆!”还不解气,举起拐杖向最近的一个孩子劈头打去 。
    之林公排行老四,同房头的或喊他四哥,或喊他四伯,我有时叫他四公。四公孤身一人,据说曾有妻室,是走是离,小时候没弄清楚,现在老人家已经作古几十年了,如果没有顺便的话提起,恐怕谁也没有兴趣专为这事再去打听。四公当时可能还不到六十,在孩子看来,年纪已经很大很大了。他爱整洁,家里一尘不染,衣服干干净净;个子不高,又是驼背,估计也就一米五左右。他拐杖所向的是个机灵鬼。机灵鬼把头猛然一偏,唰,拐杖从耳边劈过。险遭重击当然很不服气,机灵鬼嚷道:“咋啦?我也不是骂你!”
    其实嚷也无益,之林公难道不知道不是骂他?只是他听到那话就来气!如果他认为是有意骂他,并且是骂他“驼子”,凭他那份自尊,决不会抡一空杖便善罢甘休,估计他会去找这干孩子的爹们拼命。
    闻一多先生留学美国写了首《洗衣歌》,歌曰:

(一件,两件,三件,)
洗衣要洗干净!
(四件,五件,六件;)
熨衣要熨得平!

我洗得净悲哀的湿手帕,
我洗得白罪恶的黑汗衣,
贪心的油腻和欲火的灰,……
你们家里一切的脏东西,
交给我洗,交给我洗。

铜是那样臭,血是那样腥,
脏了的东西你不能不洗,
洗过了的东西还是得脏,
你忍耐的人们理它不理?
替他们洗!替他们洗!

你说洗衣的买卖太下贱,
肯下贱的只有唐人不成?
你们的牧师他告诉我说:
耶稣的爸爸做木匠出身,
你信不信?你信不信?

胰子白水耍不出花头来,
洗衣裳原比不上造兵舰。
我也说这有什么大出息——
流一身血汗洗别人的汗?
你们肯干?你们肯干?

年去年来一滴思乡的泪,
半夜三更一盏洗衣的灯……
下贱不下贱你们不要管,
看那里不干净那里不平,
问支那人,问支那人。

我洗得净悲哀的湿手帕,
我洗得白罪恶的黑汗衣,
贪心的油腻和欲火的灰,
你们家里一切的脏东西,
交给我洗,交给我洗,

(一件,两件,三件,)
洗衣要洗干净!
(四件,五件,六件,)
熨衣要熨得平!

    诗前有小序,他说“洗衣是美国华侨最普通的职业。因此留学生常常被人问道:‘你的爸爸是洗衣裳的吗?’许多人忍受不了这侮辱”,于是他便作了这首《洗衣歌》回敬挑事者。年轻时初读此诗,觉得替国人吐了口恶气,争了张脸面,不禁拍案叫绝,大呼过瘾,带劲,解恨,于是一口气将它背了下来。今天重读,少了些年轻时痛快淋漓的感受,更多的是弱国子民的悲哀。另外,说句大不恭的话,读着读着,我确确实实忽然想到了我的那位远房长辈之林公。
现在留学生端盘子洗碗的多的是,谁觉得受了屈辱?闻先生的反应是不是有些过激,就像之林公一样?也许吧,不过也全在情理之中。现在留学生端盘子洗碗不觉得屈辱,支撑他们精神大厦的不光是有个倔强的自己,更有一个如日中天的祖国。而闻一多他们呢,他们背后是一个积贫积弱、饱受欺凌的国家。
    之林公并不可笑,没那口气,他很难赢得应有的尊重,谁还喊他四哥、四伯、四公?
    闻先生更不滑稽,没那口气,人人都逆来顺受,中国就永无出头之日!
    人活一口气,佛争一炉香!别说正气、义气、勇气,就是怒气甚至怨气也是不可少的。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学,闻一多不愧为那个时代的佼佼者。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