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天外

清风天外招来易,热恼心中挥出难。十万八千尘漫漫,转身即到藐姑山。

 
 
 

日志

 
 

【原创】田父诗话七十  

2017-10-01 07:07:20|  分类: 诗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然
我生活得很好
而且
仅凭一点清水?

虽然?
在有限的日光里
我的枝叶
仍能行光合作用

虽然
根须伸了又伸
却总不能触及
生我的乡土

这是舒兰的一首小诗,题目叫“瓶竹”。我把它抄在黑板上,故意空出最后一节的最后两行,让学生填。
有学生填“怎么也穿不过/那透明的玻璃”,有学生填“总不能突破/坚硬的瓶底”。应该说他们填的完全符合事实,合乎逻辑,但那是叙事,是写实,太客观了,那不是诗。
接着我对舒兰作了番简介,说他是江苏人,1949年被阻隔在台湾,几十年不能回来。于是又有学生填“怎么也不能扎进/厚厚的土壤里”,或者“总不能伸到/那遥远的山上”。显然,有了进步,还是宽泛了一些,能不能把意思表达得更显豁,更准确一些?终于有学生填出了类似原文的句子:总不能触到/故乡的土壤。
只有诗的形式,而字里行间没有情感激荡,那不是诗。有情感流露,如果不能优美地表达,那也不是诗。有情感,又有优美的表达形式,如果不独特,无个性,那也不是诗,至少可说不是好诗。好诗应该使情感得到优美而独特的表达。
瓶竹有幸遇见了舒兰,从此除装饰房屋外,它又有了全新的意涵;舒兰有幸遇见了瓶竹,那层层淤积的乡情,终于找到了突破口,得到优美而独特的抒发。
诗家最大的烦恼是什么?有情感,却找不到“瓶竹”。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